别拿“传统”说事 张云雷挨骂一点都不冤 _鲍王闹府网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      <kbd id='XLrgh'></kbd><address id='MiMC9'><style id='RWz6p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RVhAN'></button>
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          别拿“传统”说事 张云雷挨骂一点都不冤

          点击:10371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别拿“传统”说事 张云雷挨骂一点都不冤

            ◎满羿

            张云雷在一段相声里用不雅词汇拿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李世济、京剧名家张火丁“砸挂”,引起轩然大波。以公序良俗的标准来看,这样的词语实在侮辱女性,毫无道德。

            不过,也有人认为相声用戏曲演员“砸挂”不是什么新鲜事,是相声的表现手段而已。那么传统相声到底是如何用戏曲演员做“包袱”的呢?

            马三立的相声里也有“戏曲演员洗澡”

            网上流传的视频片段能看得出来,张云雷是在表演一位说大话的角色,嘴上说跟京剧演员很熟悉,但其实连这些演员的性别都不知道,更别说对京剧能懂多少了。

            其实,类似的人物在传统相声里有很多,最著名的莫过于马三立的《卖挂票》。其中马三立有一段词儿,说自己是富连成“喜”字辈的,叫马喜藻(谐音“洗澡”),跟侯喜瑞是同科,给李盛藻教戏。他说:“我叫‘喜藻’,他叫‘盛藻’,我洗剩下他再洗……”

            这段活虽然没涉及女戏曲演员,但也涉及了女演员。马三立在说到与他同科的名家时,故意把刘喜奎说成了魏喜奎。魏喜奎是著名的奉调大鼓表演艺术家,是一位女性。

            同样都是表现说大话的人物,马三立的这段活里面哪有一点不文明的词汇呢?

            而在《卖挂票》的后半部分,金少山也被卷了进来。马喜藻演出前正在化妆,金少山突然造访,见着谁都给作揖,非要见马喜藻:“哪位马老板?哪位是马老板马喜藻?哪位喜藻?”

            “我,我姓马。”马三立接着说,“您找我,有事儿吗?”

            “金少山”说:“听说您贴窦尔敦,我就没饭啦……今儿听您这个,再听我那个,我一分钱不值啦!无论如何,你赏我点儿饭吃,我来窦尔敦。”

            这里把金少山抬出来,不仅是塑造马喜藻这个言过其实的人物形象,从故事走向上也是为后面马喜藻改演黄天霸做了交待,也自然会引出下一个细节——马喜藻听金少山唱“盗马”,评价“一出没有”“跟我完全不一样”。而“包袱”就落在了捧哏的总结性发言上:“是啊,他要跟你一样,他也没被窝了。”

            因此“金少山”——后来,马志明用这段活的时候改为了孟广禄——在这里不是随随便便出现的,他一定是为后面这个“包袱”准备的。

           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:一些张云雷的粉丝认为,说那些侮辱话的,不是张云雷而是张云雷演的那个角色,那些话是为了塑造人物,不是张云雷的主观故意。

            从叙事艺术的角度说,相声演员时刻在剧中人和第三人之间进行身份转换,即通常所说的“跳入跳出”,“包袱”有时笑在故事里,有时笑在故事外。这次张云雷用的梗,再加上一些动作及捧哏的配合,观众笑的是现实中的张云雷拿女京剧演员开的黄色玩笑。

            相声里有很多涉及戏曲题材的作品都有攀名角的“包袱”,除了《卖挂票》这种叙事性的作品,也有大量学唱的段子。如《学梆子》,相声表演艺术家郭荣启这样包装自己:

            “河北梆子演员有一位银达子老先生,我跟他学过。他是银达子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您呢?”

            “我是铁达子。”

            总体来说,相声如果扯上戏曲演员,基本上都是贬“相声演员”而抬高戏曲演员。这既是叙事本身的需要,也可以看成是一种“礼数”,毕竟是拿人家行业来说事,总是要尊敬人家的。

            讽刺京剧演员但从不点名道姓

            戏曲,特别是京剧,曾经是中国最主要、最流行的娱乐行业。作为以讽刺见长的艺术形式,相声是不可能绕过京剧的。相声讽刺京剧行业的段子,基本是以讽刺演员不敬业、出现舞台事故为主。

            例如传统段子《文昭关》,演伍子胥的老生摆谱儿,每次下场都把宝剑摘了,结果等上场的时候,跟包的有事换一人,没给伍子胥挂宝剑,换了一口腰刀。伍子胥忙忙叨叨也没顾上看,等上场一摸发现错了,结果只能临时现编词。

            原词是“过了一天又一天,心中好似滚油煎。腰中枉挂三尺剑,不能报却父母冤”。演员改为了“过了一朝又一朝,心中好似滚油浇。一路的盘费全花了,卖了宝剑换了一口刀”。

            又如讽刺演员舞台上不讲戏德。头天四人打麻将,输钱的那位记仇,第二天演《失空斩》,赢钱的演诸葛亮,输钱的演旗牌官。诸葛亮看完王平送来的地理图后命令旗牌官去调赵云。结果演旗牌官的这位加了一句词儿:“要是赵老将军不在呢?”诸葛亮一听,明白了这是还记着打麻将的事儿呢。他脑子飞快便现编词来了一句:“倘若赵老将军不在么……你附耳上来。”旗牌官走到诸葛亮面前,诸葛亮对旗牌官耳语了一句:“我是你爸爸!”再看旗牌官:“得令!”他下场了。

            此外,像《阳平关》《渭水河》等都是讽刺戏曲演员演出事故的段子,很多都是真人真事,比如《文昭关》《失空斩》。但相声都是就事说事,不带人名,更不会随意找个戏曲演员的名字安上。

            究其原因,虽然“事故”是真人真事,但流传已久,当事人是谁也是众说纷纭。比如,《文昭关》挎刀的有说是谭鑫培的,也有说是程长庚或者汪桂芬的。一入相声必有演绎,万一人家找你麻烦怎么办?当时的相声演员又不像现在有“饭圈”护着,地位又低,只能安全第一。另外,艺人总讲要给人留饭,别砸人家饭碗。这是一种善,恐怕也是过去艺人最为重要的德行之一。

            有讽刺有真名实姓 讲述的却是演员的苦难

            与戏曲演员有关的相声,还有一大部分表现演员的实际生活。这些作品一旦用戏曲演员的真名实姓,表现的一定是演员生活的艰辛,被权势者欺压。最著名的作品莫过于《改行》《关公战秦琼》(张杰尧的版本里演秦琼的是前辈京剧名家时慧宝)。

            以《改行》为例,故事背景要么是皇上驾崩,要么是得罪了当权者,京剧演员不能登台,为了谋生只能改行。像龚云甫卖菜、麒麟童卖包子、金少山卖西瓜、梅兰芳卖花等等。不同时期,改行的演员也不一样,谁红用谁。

            像这样的段子既有学唱又有故事情节,通过展示名角在生活里“出洋相”来批判旧时统治者的独裁,具有强烈的时代性和社会性。这些是传统相声里相对更为高级更为经典的作品,体现了传统相声的社会意义和创作者的格局与情怀。

            没有这些,靠洋相,靠满嘴荤黄,靠“饭圈”,恐怕相声迟早有一天是没饭的,更别说走向未来了。

          【编辑:郭泽华】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62983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31724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